扬州行

十一去了趟扬州,在三疯家耗了好几天,让我惊讶的是,三疯同学见面就问我最新一篇博客中的内容。原来三疯同学一直都在,我不是一个人,只是,三疯是个只喜欢看不喜欢写的那种人。

期间和三疯同学进行了深入交流,并在必须挣钱这一点上达成共识,大伙都被逼疯了。另外发现的一个问题就是原来我的酒量实在有限,不知何故,现在对酒精有一种莫名的抵触。三天在扬州基本上属于居家型,因为对游览名胜古迹实在没多大兴趣,要不就去苏州乌镇这样的古城了,而这样的度假方式正式我喜欢的,和老友聊聊天,喝喝茶,当然还有点八中南海。

三疯现在迷上了侦探片,每天晚上抱着比我手机屏幕还小的MP4欣赏《黑冰》,三疯还说他现在已经具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,是个潜在的高智商犯罪分子,建议扬州警方对三疯进行抓捕审讯并没收MP4。不过,虽然三疯审美水平令人担忧,但可惜的是,三疯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,即将苦尽甘来,这是让人鼓舞人心的事情,只是苦了阿灿同学,像刚从非洲回来,急需补充蛋白质,可阿灿同学貌似对高蛋白类的食品没啥兴趣,这可让人伤脑经。

六号下午,常驻上海的我班领导杨骚同学突然莅临三疯家,简直让三疯家蓬荜生辉,可惜的是三疯在上班,可惜的是只生了一个小时的辉。话说杨骚同学依然是外焦里嫩的造型,依然痴迷于足球。

这三天的经历简直堪比小月月,有太多的话要说,未完待续(预计全文两万字

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