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子来袭

周末文子携妻子远道来宁晃荡,又有小唐同学喜宴,无法抽身,于是二人只能自行出去游玩,给了一张公交卡和地图完事,我能想象,文子二人翻看着地图,无数次询问者路人以辨东南西北是何种情形,未能尽地主之谊实感惭愧。而对于千里迢迢来宁欢聚的同学也因无法两全而被搁浅,想象三年以来首次聚首却因我之缺席而告终,如果不在南京也罢,倍感不义。自古难两全,而我又没能很好的处理二事,可能给远道而来的朋友们留下了误会,在此一并道歉谢罪了。

下午文子和他媳妇乘车离宁,好在文子和我是多年挚友,不会因一些琐碎不周之事而对我有何意见,文子媳妇也是通情达理之人,这让我宽慰了不少。想想和文子从认识至今已有十几年,基本上谁的性格和底细都一清二楚,也没那么多的繁文缛节的讲究,有话即可直说,骂娘也不会生气,如此之友人生足矣。现在我们的条件都很有限,很多东西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的,我们一起幻想着将来驾着车一起游玩的美好情形。但这一切都需我们以奋斗为基础,带上成功人士的光环。其实说来又是谈何容易达到成功二字呢。

我们一起为了那个美好的梦想而努力吧!

1 Comment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