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居民,网络游民

网络居民,网络游民插图

 

现在除了上了年纪和儿童,就是无法顺利使用智能手机的以外,大部分人都应该算是网民了。

网民和网民之间还是有很大的不同,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,那些在网上玩的比较深入,时间比较久的应该也深有感触,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更新迭代,一批一批也跟着迁徙,这是网络游民无法体会的。

网络游民的特点是,所有网上生活都只是可以随意上线,随意在网上消失的,比如,有的人看头条新闻,说不定现在手上的智能手机丢了,换了另一部手机,可能就不看头条新闻了,也没啥大影响。

即便不用手机,用PC上网也同样如此,打开的浏览器或者什么弹窗,一样可以上网冲浪。

更深一层的,可能有很多人是有不少网站账号的,比如,现在很多人都有微信账号,多半是手机号注册的,经常有人换了手机号,就得重新换个微信号,以前的找不回来了。同样,有抖音账号的大概类似。

还有一些,是有一些相应时下流行APP或者网站的账号的,但是账号本身,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重要的,甚至可有可无。只要不影响他们上网就行。

而网络居民真是另一番景象,至少穿越了一个甚至几个周期。这一部分网民对网上生活是非常重视的,其在网上有一些“资产”。账号内有一些信息,丢失之后,是会影响他们上网的体验的,可能是文字,可能是图片,可能是视频等等文件。所以,账号本身来说,就已经是一种网络资产。

同样的,在网络上积累的社交关系,人脉,同样可以被视为网络资产,一旦要更换账号,得广而告之,因为除了线下生活以外,其网络生活像一个平行宇宙,同样存在着社交关系。否则,别人在网上找不到你,会产生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比如,我的豆瓣账号,已经有16年之久,里面累计了很多的用户关系,记录了很多书本、影视等资料。一旦丢失,重新开设一个账号就会比较麻烦。

有人说,这有什么卵用。

网络生活,本质上来讲,是一种精神生活,有点时下元宇宙的意思,每个人在网上是以另一个身份存在,以精神的形式存在。那么这些记录都是精神生活的一部分。

然而,穿越周期是个不容易的事情,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在网上输出内容的,如何保证这些内容的安全,长时间存在,是一大难题,比如,五年前,很多网站和应用都关闭了。像开心网这种,你在上面的活动轨迹已经不复存在,如果你在上面输出内容,不管文字还是图片视频,都找不回来。这对于网络居民来说,这种类似的情况每年都在发生着。像豆瓣网这种十几年如一日,还能继续存在的并不多见。

我自认为是一个网络居民,随着穿越了几个周期,对于网络上的内容如何长久安全留存,有更深的体会。对于很多写字的来说,早期在新浪博客这种地方比较多,后来受不了屡屡被迫删文,开始自己假设网站。再后来发现难度太大,在国内还要备案,倒腾程序,对恶意网络攻击等,身心俱疲。现在大部分都窝在微信公众号里趴着。再过5年不知道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提供合适的场所供这些人趴着。

大概在06年的时候,当时跟风,开始自己架设网站。知道去年,我将这些重新做了梳理。

将 joojen.com 域名下的网站重新架设,服务器从国外搬回国内,启用强劲的腾讯云国内服务器,备案,一劳永逸。

屡次搬迁带来很多麻烦,数据丢失一部分,国外服务器访问速度很慢,每每输入域名,需要等待数秒,才能缓慢分步骤地出现整个页面,这种痛苦好似十几年前的学校宿舍拨号上网时代,更新程序,后台操作起来更是痛苦不堪。

梳理之后,我将以此为据点,向外一层一层链接网上生活,账户,常用的网站,网络“资产”备份等等,都将不再焦虑。并以此构建知识沉淀平台,将分散在各处的以后可能有用的内容,汇集一处。

最近,早期互联网居民和菜头老师和南派三叔在公众号上相互监督更新,有点重现当年blog时代,一众写手相互点名击鼓传花的意思。只不过,近日以不同往日,那个突然人人可以发表意见的年代,再也一去不复返了。因为现在大家发表意见太容易了,甚至到了键盘侠横行的时代。搞得上峰不得不祭出显示IP属地这把大宝剑。

今早看到新闻,杭州马某某事件,网上既是人们生活的场所,那么这里就是一个江湖,对于穿越周期网络居民来说,应该有更深的体会。

「 题图 By ilya bronskiy」

点击https://t.zsxq.com/EQJeyRJ
加入我的知识星球
一起探讨每天思考、成长经历
探寻财务与精神自由之路

本文由公众号  joojencom  原创首发,转载请注明。

网络居民,网络游民插图1

推荐:个人知识库上线

上文:继微博之后,公众号开始显示IP属地

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: https://joojen.com/archives/3787.html

发表评论